穿山甲养殖下载
EN
中国央行今日进行500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(MLF)操作
时间:2019-06-10 09:34
您现在的位置:穿山甲养殖 > 青蛙养殖 > 正文

中国央行今日进行500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(MLF)操作

  公开市场业务交易公告[2019]第109号  为对冲MLF和逆回购到期、政府债券发行缴款等因素的影响,维护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,2019年6月6日,人民在对当日到期的463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(MLF)等量续做的基础上,对中小开展增量操作,总操作量5000亿元,同时开展逆回购操作100亿元。

具体情况如下:    中国人民银行公开市场业务操作室  二〇一九年六月六日      新兴市场国家再松了一口气。

继暂停缩表后,美联储可能要降息,这将减轻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贬值压力。 此前的2018年,由于美联储连续加息,以阿根廷比索、土耳其里拉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大幅贬值。

  在当地时间周二的致辞中,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可能采取适当的行动去维持经济扩张。   这旋即引发市场猜测鲍威尔是在暗示未来降息的可能。 受此影响,美元指数6月5日跌破97,在岸人民币CNY反弹至左右,离岸人民币CNH反弹至左右。   “在此背景下,中国货币政策总体会呈现放松的态势。 ”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。 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到,在美联储等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继续偏鸽、部分央行开启降息周期的外部环境下,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空间打开,利率工具可以更加灵活。

市场人士预计,如果下半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可以通过调降MLF、逆回购等政策利率应对。

  应对下行压力 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其货币政策具有外溢效应,但也受到美联储的影响。 这种关联,被央行行长易纲总结为“以内部均衡为主兼顾外部均衡”。   具体而言,中国的货币政策应坚持“以我为主”,保持货币政策的有效性,进而支持实体经济。

比如国内经济出现下行压力和信用收缩时,就需要略微宽松的货币条件,但如果太宽松、利率太低就会影响汇率,所以要考虑外部均衡,要在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。   近年的货币政策操作亦体现这一特点。 2017年美联储连续加息,同期中国经济增速稳中有升,央行也多次跟随上调逆回购、MLF利率。

但2018年美联储加息后,央行仅在当年3月跟随上调利率此后并未跟随,而且还进行了降准的操作。

  两国货币政策由此明显分化,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加大。

今年3月,美联储表示年内暂停缩表后,汇率有所反弹。   此次美联储的表态意味着美联储仍将保持鸽派,中美两国货币政策方向趋同。 “汇率贬值的压力仍然存在,但是如果美联储开启降息的话,汇率压力就会小很多。 ”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。

  此前5月,易纲在出席中债指数专家指导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时表示,中美十年期国债利差仍处于较为舒服的区间,美联储加息可能性降低,有利于人民币汇率稳定。

  2018年货币政策分化后,中美两国利差一度收窄到30BP,不过近期中美利差持续走高至110BP,超过易纲2018年4月在博鳌所说的舒适区间(80-100BP)的上限。 在此背景下,外部约束减轻,货币政策“以我为主”的空间更大。   内部来看,货币政策主要应对经济下行压力以及流动性压力。 一季度经济数据向好后,4月份的各项数据出现明显回落。

  “从二季度的高频数据看,5月制造业PMI回落至荣枯线以下,经济下行压力较大,预计二季度经济增速在%左右。 ”邵宇预计称。   降息成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的选项之一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由于存在利率双轨制的因素,降息既可以降低存贷款基准利率,也可以降低MLF、逆回购等政策利率。   “在利率市场化的背景下,央行更倾向于调整逆回购、MLF利率,通过货币政策传导影响基准利率。

央行尽量不动基准利率,但因为传导机制还在建立的过程中,也不排除调整基准利率的可能。

”邵宇称。   固收首席分析师明明表示,货币政策利率工具可以更加灵活,长期来看中国可以适当跟随全球货币政策降低政策利率,也可以考虑进一步下调TMLF利率实现降低小微企业信贷综合融资成本的目标。   不过亦有不同意见。 “现在看降息的可能性不大,美联储还没有明确表示要降息。

对中国而言,不论是降低基准利率还是降MLF、逆回购等政策利率,都可以降低融资成本,但现在的问题是要解决信用扩张不足的问题。

”李称。

  6月降准?  流动性方面,5月末市场流动性趋紧,非银尤甚。 不过在央行持续注入流动性后,资金利率明显回落。

6月5日,DR001降至%,DR007降至%,已低于7天逆回购政策利率(%)  “5日早上开盘隔夜利率%,十点钟一看降到了%,市场流动性并不紧张。 但因为6月跨半年,接下来流动性可能会紧张,因此市场都在借跨季资金。 ”一位非银机构交易员告诉记者。

  一位股份行债券交易员介绍,近期流动性分层比较明显,大行、股份行资金相对宽松,但中小行、非银资金略紧。

从到期的情况看,6月到期量比较大,利率可能会有所上升,但央行会相应通过MLF续作、逆回购等形式投放流动性,隔夜利率不会超过年内3%的高点。   数据显示,6月6日有4630亿MLF到期,6月19日有2000亿MLF到期。 由于到期规模较大且面临跨季因素,有市场人士认为,央行可能会采取降准的措施应对。

  对此,李表示,6月降准显然没有必要,之前刚做过一轮针对中小银行的降准,6月17日还将释放约1000亿的长期资金,预计6月份央行主要通过MLF、逆回购等调节市场流动性。   “如果美联储降息的话,两国短端的利差压力不会那么大,中国也可能降息、降准,但还要观察,短期内央行会通过MLF、逆回购等形式调节市场流动性。 但降准降息的操作可能要等二季度数据出来之后再进行。 ”邵宇表示。

(文章来源:央行网站)。

上一篇:马来西亚豁免印花税刺激房市 房屋销量有望增30%

下一篇:国富美元债定开债美元现汇(003973)基金基本概况